△投入使用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集中救治医院

1月30日上午9点,黔江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王志娟正忙着检查病房,为接治病人做最后的准备。

“今天是礼拜几了?”

当记者问她来这里忙了几天时,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1月27日,重庆按照“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原则,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集中到四个集中救治医院规范开展集中治疗。黔江中心医院是全市四个集中救治医院之一。

△医院大门前的公告

也就是在同一天的早上8点,黔江中心医院正阳儿童医院启动暂时搬迁。王志娟和同事们赶到这里,和时间赛跑,开始了集中救治医院建设工作。

1月27日8:00

边搬边建

儿童医院两天内完成搬迁 集中救治医院初见雏形

△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王志娟

“这几天是儿童医院投用3年多来,最忙碌的几天。”黔江中心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刘忠和感叹道。

1月27日,黔江中心医院被确定为集中救治医院后,医院第一时间迅速启动预案,决定将儿童医院整体暂时搬迁至舟白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将1.9万平米(含1.5万平米的儿童医院、0.3万平米的门诊急救中心、0.1万平米的影像中心)的场地作为集中救治点。

△忙碌的医护人员在做接收病人前的准备工作

因为时间紧迫,儿童医院搬迁和集中救治医院建设同步进行。儿童医院将所需物资搬离,并尽量多留些病床给集中救治医院。“儿童病床的宽度和长度都和普通病床一样,可以用于集中救治医院使用。”刘忠和说,医院还新购置了40多个普通病床。

与此同时,黔江中心医院市级专家组多位专家在现场指导集中救治医院建设,合理布局了发热门诊,专门的CT检查和DR检查,检测实验室以及病区。

1月29日凌晨4点,儿童医院完成搬迁,集中救治医院也初见雏形。

1月29日18:00

200多封请战书

所有物资到位 150名医护人员争分夺秒积极备战

△儿童医院内部已经清空,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集中救治使用

1月27日,黔江区报告了首例确诊病例;1月29日,武隆区报告首例确诊病例……

这些报告牵动着集中救治医院每个人的神经。医院投用后,渝东南片区五个区县的确诊患者都将被送到这里进行集中救治。

“我们没有时间了,必须争分夺秒!”45岁的王志娟经历过2003年抗击非典的战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后,她毫不犹豫的写了请战书。

这几天,黔江中心医院收到了200多封请战书,大家都想为集中救治医院建设拼尽全力。

1月27日,集中救治医院首批150名医护人员到位,开始紧张备战。

△医护人员在布置确诊病员病床

布置病区、调配物资、检查设备……医院建设既紧张,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1月29日晚上6点,集中救治医院的所有物资调配到位。医院建设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

这一夜,王志娟和很多同事一样,没有睡太久。他们重复检查着医院救治流程的每一个细节,确保万无一失。

1月30日12:00

准备就绪

现场争论区域划分 只为预留出更多病房

△工作人员在布置指示牌

1月30日上午10点,连夜赶制的标识标牌送抵医院。工作人员赶紧按照集中救治医院的布局进行张贴。

集中救治医院大楼共有7层楼,223个床位。2楼是重症患者病区,设有60个床位;3楼是普通患者病区,设有120个床位;5楼是疑似患者病区,设有43个床位。

大楼的1楼设置了疑似患者专用通道,可以乘坐专用电梯直达5楼。大楼的负一楼设置了确诊患者专用通道,可以乘坐专用电梯直达2楼和3楼。

△5G远程会诊室

医院还设置了指挥中心,设有专家会议室,可以实现5G远程会诊。

正当医院建设即将完成之时,在3楼普通患者病区,因为清洁区和半污染区的区域划分问题,刘忠和与医护人员争论起来。

医护人员认为,半污染区只用留下3个房间左右,让医护人员脱掉防护服、口罩等防护设施,留出更多清洁区域;刘忠和则认为,半污染区应该留下更多房间,可以作为预留病房使用。

黔江中心医院市级专家组成员、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感染专业主任医师曾维群现场观察情况后,也认同刘忠和的观点。

最后,半污染区的范围变大了。一场争论,为这个病区多预留出了更多病房。

1月30日中午12点,一切准备就绪,医院外拉起警戒线。

历经76个小时,黔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集中救治医院正式投用。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刘波 黎静 摄影 冉文